收藏本站 設為首頁    
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> 小康建設 >> 資訊


麻陽:“貧困綜合癥”癥結何在丨決策參考·第二期

時間:2020-5-22 17:03:11

作者:發展中心 來源:湖南發展研究中心

 

麻陽:“貧困綜合癥”癥結何在

張紹平

改革開放20多年來,麻陽縣經濟和社會得到了長足發展,但由于歷史和現實的原因,麻陽經濟還存在經濟發展不平衡、貧富差距進一步拉大等一系列問題,這些問題在麻陽邊遠鄉村表現得尤為突出。針對這一問題,我們先后深入到郭公坪、堯市、拖沖、大橋江等四個落后的邊遠鄉鎮,進行了廣泛而深入的調查研究。調研結果表明,導致邊遠山區農民貧困的原因很多,有自然條件、區位上的客觀原因,還有群眾思想意識、科技文化素質上的主觀原因,同時發展思路不清、管理體制不順等原因客觀存在,這些都致使邊遠山區集生活貧困、生態貧困、財政貧困、科技文化貧困于一身,呈現“貧困綜合癥”現象。

一、“貧困綜合癥”的現狀和源起

麻陽地處雪峰山與武陵山脈之間,轄24個鄉(鎮)325個村(居)委會,總人口37.1萬人,其中邊遠落后山區鄉鎮12個,地域面積為817平方公里,占麻陽的52.1%,人口15.1萬人,占麻陽的40.7%。

(一)生活貧困——突出表現為生活質量差,農村弱勢化問題突出。邊遠山區鄉遠離縣城,交通不便,信息閉塞,生存條件十分惡劣。據統計,麻陽邊遠山區鄉包含的136個村落,尚有49個村不通公路,112村不通自來水,78個村不通程控電話。2004年,麻陽邊遠落后鄉村低收入貧困人口達5.18萬人,占麻陽貧困人口的70%。

(二)生態貧困——突出表現為農業基礎薄弱,經濟發展后勁不足。首先,耕地質量低劣,宜耕宜墾地不多。郭公坪等四個鄉都是以農業經濟為主的山區農業鄉,人均占有耕地1.4畝,中低產農田占水田總面積的70%,沒有灌溉設施的“天水田”大約占55%。其次,水利設施老化,蓄水能力嚴重萎縮。邊遠山區的水利設施由于年久失修,水利有效灌溉面積不足耕地總量的1/3。再次,耕作技術落后,基本上是粗放經營。最后,生態條件脆弱,水旱災害頻發也是此地生態貧困的重要表現。近年來,相當一部分農民“趕山吃飯”,毀林開荒,森林覆蓋率急劇下降,植被遭到破壞,水土流失日益嚴重。

(三)財政貧困——突出表現為扶貧力度不夠,政府輸血能量不足。資金缺乏是制約邊遠貧困鄉村經濟和社會發展的關鍵所在。首先,在發展戰略上被忽視。近年來,縣委、縣政府從打造“懷銅吉二級中心”到實施“三帶動四推進”的經濟發展戰略,有關邊遠貧困鄉的發展問題,始終沒有進入麻陽總體發展的戰略層面。其次,在資金投入上被忽視。由于邊遠山區“天高皇帝遠”,扶持成本高,扶貧難度大,使得許多本應支持邊遠山區發展的資金被人為的剝奪。另外,鄉級財政拮據,債務包袱沉重。據調查統計,麻陽鄉鎮總負債2000多萬元,邊遠鄉鎮共負債1015萬元。

(四)文化科技貧困——突出表現為勞動力素質低下,自身發展能力脆弱。首先,教育事業發展緩慢,教學質量偏低。師資力量十分薄弱,四個邊遠鄉僅有教師104人,許多村校僅有1名教師。教學設備簡陋,教點布局不合理,邊遠山村適齡兒童入學難、“跑學”現象嚴重,老文盲無力掃除,新文盲不斷增加,如大橋江鄉洞塘溪村全村858人,僅文盲就占了全村總人口的30%。其次,各類專業技術人員所占比例較低。邊遠山區大部分勞動力從事傳統種植業,占總勞動力的80%,有20%的人口外出務工從事第二、三產業。由于缺乏勞動技能,其月薪收入一般在400元左右。

(五)思想觀念貧困——突出表現為小農意識濃郁,惰性嚴重。首先,小農思想濃郁,市場觀念淡薄。在調查中,我們發現邊遠落后山區的農民普遍存在著“養牛為種田,養豬為過年,養雞養鴨為了油鹽錢”的自給自足觀念。其次,怕擔風險,缺乏進取精神。有些農民有點文化知識,但怕擔當風險,而止步不前不敢去實踐。再次,惰性思想嚴重,有畏難情緒。

二、療治“貧困綜合癥”的對策和建議

能否療治好邊遠落后山區上述多種因素誘發的“貧困綜合癥”,不僅關系到邊遠落后山區本身能否實現快速發展,而且關系到整個縣域經濟能否實現全面、協調、可持續的發展。為此,筆者建議:

(一)盡快設立山區綜合管理領導小組,構筑邊遠山區鄉村發展的政策和機構平臺,在破除舊弊中釋放生機。為此,要從財政、民政、農業、林業、扶貧等多個部門抽調精兵強將,由縣委、縣政府主要領導掛帥,成立一個專管邊遠落后鄉村經濟和社會發展的綜合管理領導小組,賦予相應的責權利,針對邊遠山區的“貧困綜合癥”,實行綜合治理,為山區鄉村發展構筑一個政策和機構平臺。

(二)加大基礎設施建設,變窮山惡水為青山綠水,增強邊遠山區發展后勁。重點要做以下幾項工作:一是重點抓好道路交通建設。二是突出抓好農業水利工程建設。三是著力抓好農村能源通訊事業建設。四是放手發展山區教育衛生事業。

(三)大力培訓農民,變主要依靠物質扶貧為智力扶貧,增強農民致富的內在動力。在邊遠山區貧困鄉村中深入實施農民培訓計劃:一是要堅持扶貧與扶志相結合。二是要把推廣先進實用技術和實施扶貧開發項目緊密結合起來。三是要幫助邊遠貧困村制定具體的技術推廣規劃。

(四)實施“產業興村”計劃,變提籃小賣為產業化經營,夯實邊遠山區產業基礎。加速結構調整,解決產業結構和收入結構單一的問題,是山區貧困村經濟發展的根本出路。如大橋江鄉要在發展高山刺葡萄和天麻的基礎上,進一步加大科技投入,爭取近年內在西晃山沿線各村建成高寒山區產業開發帶;郭公坪鄉要進一步放大“豬八怪”臘肉的品牌效應,積極引導全鄉食草動物養殖規;l展,同時充分利用銅信溪電站蓄水后形成的“高峽平湖”,大力發展鮮魚、白鵝、麻鴨等水上養殖,著力建成麻陽周邊縣市最大的水上養殖基地等。在實施“產業興村”,調優經濟結構時主要把握以下幾點:其一是政策調動,盡快出臺邊遠落后山區農業結構調整的優惠政策。其二是龍頭帶頭,發展多樣化的利益聯結機制。

(五)優化經濟發展環境,變孤身創業為內引外聯,凝聚邊遠山區發展合力。首先,要向內挖潛,充分利用好富余勞動較多和資源較豐富的優勢,堅持“以資源換資金”,彌補發展資金的不足。其次是優化政策環境,堅持“你發財我發展”的思路,積極引進外來資金、人才、技術,為山區騰飛加油助力。

(作者系中共麻陽苗族自治縣委常委、辦公室主任)

 

 

  • 上一篇:上半年湖南農村固定資產投資增長8.4%丨決策參考·第二期
  • 下一篇:石煤資源開發難題如何破解丨決策參考·第二期
  • 快乐双彩开奖结果查询牛材网